喷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姐把我绑树上[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7:35 阅读: 来源:喷枪厂家

No.1失踪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我也是在无意中得知的。

发生在一个叫南张庄的沙坑。故事的女主角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女孩。

她的名字我不知道。

估计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时间总能冲淡记忆……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女孩死了,她的母亲很伤心。

死的那天给她换上了新衣,在自己家必经的沙坑边,挖个坑,埋了她。

噩梦从此便开始了。

每次她的弟弟,死去女孩的弟弟。他从那里经过不知道什么原因笃地抱住坑边的树不放。同行的人说他,你这孩子走着走着怎么抱树玩起来了!他哭,我姐把我绑树上了!我姐吧我帮树上了!同行人不信认为他在开玩笑,说着玩。便不置可否拉了他回家去。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总是容不得人不信的。

回到家里,男孩并没有消停。他拉着母亲的衣服不停的说,姐姐说让我陪着她。

失去了女儿的母亲足够的心痛,薄弱的神经再也经不起谁有意无意的敲打。

母亲抱着弟弟哭。却没发现弟弟空洞的眼神呆呆的。

母亲的泪水像是镇定剂,男孩安静的出奇。

因为失去了女儿,弟弟成了这个家里弥足珍贵的宝物。母亲再也不让男孩靠近埋姐姐的地方。

一切似乎回归正常了,也许是母亲的泪水。也许是母亲的呵护。

时间在流逝,看的到的在成长。看不到的或许也在长大。

终于有一天男孩不见了。这年,是姐姐死去的整整一周年。

母亲找遍所有的地方。包括姐姐的坟墓。但一无所获。一切如冥冥中的定数。就待时机。

母亲喊破喉咙,哭的撕心裂肺。但最终还是没有看到弟弟的影子。天,似乎就要塌了。

你是不是在找一个男孩啊?忽然一位年迈的老婆婆来到母亲的身边问。母亲一惊,死去的希望再次复燃!死命的握着老婆婆的手点着头!我孩子在哪?!我孩子在哪?求求你告诉我!求求你……

我在来这的路上看到一个抱着树哭的男孩

,有一个男的把他领走了。老婆婆想了想说。大概是老了,也大概是怕世道麻烦。但最终还是败给了爱。

谁说不是呢,母亲的给的爱,怕只有再次的轮回,母子交换,才能还的清吧。

听到老婆婆的话,母亲腾一下从地上站起来,往老婆婆说的,带走男孩的方向奔去。

天地之大,好坏难分。但眼睛看到的现实有时候不一定就如我们脑袋里所知道的。

母亲哭什么叫着弟弟的小名,沿途的路人都被问了个遍。

可下一个转角,是左,是右?

您可是找孩子?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冷不丁吓了母亲一跳。母亲红肿的两眼泪水直流。好心的人啊……见到我的孩子给我说吧……扑通母亲给说话的男子跪下了。

孩子在我那里!老姐快起来吧!男子这样说。没等去拉母亲就跳起来了,我的孩子在哪?我的孩子在哪?!她发疯的拉男子大叫。

就离这不远。男子甩开母亲说着往右转去。母亲颤抖的跟着。

街巷的尽头。一扇黄色大门竖在那里。诡异但充满安全。

你在这里等着,我叫他出来。男子转身吩咐母亲就推开大门径直走了进去。不一会门开的声音再次响起,母亲见到了久违的面孔。

孩子……

我的孩子……

母亲流干的只剩下干干的苦涩。

男孩哭着跑过去抱住母亲,所有的感动如寒冬中的暖阳,从外到内的希望。

所有的感激化为一句弱弱却包含内心感谢。

您不用谢我。男子说,如果你真的爱孩子就听我一句劝吧。

您是我们全家的恩人,您说什么我都愿意去做。母亲腰低低的弯下去。

你这个孩子,放在我这里。男子直直的说。母亲却一愣,她的孩子,辛辛苦苦养了10年的孩子,怎么能说给人就给人?

不行!母亲也当机立断,你这样,是不是救了我的孩子,这点是不是该有点让人怀疑?把孩子给你那是不可能的!

人啊,不可以触碰最低线的,那是找死的节奏。

男子眼睛都大了,想要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停好一会又说,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这是我的孩子!说完母亲拉着孩子的手就往回走。

男孩在母亲的带领下快速的走着,那个转角回头看着男子笑了一下。阴险的脸上那个笑容显得突兀。

男子本来想拦下,但想一想还是任他们走了。

谁叫有些人就是不知好歹。

No.2南山坡的小屋

入秋了,一场雨的打来,空气凉了很多。

至男孩被领走,那个奇怪男子没有再次干涉。母亲是加倍的呵护她的孩子。

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男孩的脾气被惯的越来越不可理喻。有时竟然与母亲对骂。声音盖过一切。

母亲在流泪,但与生具来的母爱只让她对男孩的爱越来越深,越来越小心。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一天,正是立秋。

妈妈,我要去南坡摘”马炮”。男孩突然闹着母亲摘”马炮”。

不行,你不能去。母亲坚决反对。原因是那段通往南坡的路经过那个埋着姐姐的沙坑。她不能让她仅剩的孩子冒这种风险!

男孩却一直闹,怎么劝都止不了。看着男孩哭闹的难受,母亲没办法和就和他一起去了。

路过沙坑,母亲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滴一滴往下掉。那里面埋葬的是她从她心头掉下的一块肉,搁谁也念,也想啊!

男孩倒是不在意,自顾自的玩着玩具。母亲搂着他走过了那个让她又想又怕的地方。

可没走多远男孩的话就让母亲放松的神经再次紧张起来。

妈妈,刚才我姐哭了。

……

一句话让母亲连回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直直的看着男孩。

妈妈,我姐已经走了。我们去摘马炮吧!

母亲木直得神经瞬间又垮掉了,猛的回头只见秋风中坑中的芦苇晃荡。

孩子,我可怜的孩子……

母亲心里该是囤积了多少难过……多少思念,多少的恐惧啊!却只有无声泪水可以诉说了……

带着男孩来到了南坡,玉米已经长得很深了。满山坡的都是绿油油的玉米地。

母亲跟紧了男孩,任他去摘马炮。不任由他只会让情况更糟。与其存在不安定因素,还不如顺应自由。这可能就是母性。

男孩的兴致勃勃倒是让母亲也放心不少。

谁让孩子的开心幸福永远是父母的希望呢……

时间在快乐的时候总是很短。也许是为了珍惜。

天越来越暗,母亲怕再晚就看不到路催了男孩好几遍。虽然有路灯可黑暗带来的恐惧是从心里难以抵挡的。但小孩的兴头总是起来了就难以安份。一直等到了天黑看不到马炮了,男孩才肯跟母亲回家。

路灯昏黄的灯光下,母子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

男孩突然听下脚步。

妈妈,钱!

母亲一惊,顺着男孩的手指看去一个破屋的旁边真的有一匝钱!

孩子!

母亲小声且急急的叫了一声,迅速把钱捡起来揣进自己的腰里。什么也没想就这样拉着男孩继续走。所不同的是步子更加急了,拉着男孩的手更加用力了。

当真是心不安,一切都难安。

男孩被母亲拉着向前走,下一个路灯男孩回头,嘴角是不屑和嘲笑。

好不容易挨到家了,母亲一屁股蹲坐在沙发上。全身还不断在发抖。

一是因为害怕,二是因为兴奋。

捡到的钱不在少数吧,腰都鼓鼓的。

母亲拖着虚脱的身体领着男孩到卧室,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

慢慢的母亲从腰里钱拿出来。

一大匝的钱却让她吓出了汗……冥币。

怎么全是阴钞?母亲心里也在打鼓……为了不吓到男孩,母亲把冥币收起来就哄男孩睡觉了。

她却一夜没睡。决定了找个神婆看看。

夜是长的,冰冷且憋屈。

终于,天亮了。

母亲把冥币拿出来给神婆,神婆抱着看了很久,却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不断的皱眉。

母亲就说了这钱来历。

不说还好,刚说完神婆本不灵便的脚更加颤抖了。手里的冥币掉在地上,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她。

你说什么?你是在路上小屋旁边捡的?那条路你没走过吗?没有小屋。

神婆一语惊梦,母亲这才想起来,那条路上没有小屋,虽然很久不走但时间还没有她所看到小屋看似存在的长……

母亲还没来的及害怕,神婆的又一句话让她的心里防线彻底崩溃了!

还有从沙坑通往南坡的那条路,因为前几天下雨,坑水满了,水过大冲倒了桥,防止出事故已经暂时不让从那里通过了啊!你们是怎么过去的?

母亲心都快撕裂了。瞪圆了眼睛看着地上的冥币。

天道是不公,但要相信,天道酬公。

No.3我要你们都去死

神婆不是万能的。更不是什么都能百度一下解决的。

母亲从神婆家被赶了出来,原因是,她是神婆也无能为力,让母亲另找他人。

可怜的人,泪水……总是难以下咽的。

母亲一路无声,如行尸走肉般的回到了家。

秋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立秋后雨再晴也许又是一场酷热。但无奈现在在眼前的是秋雨而非酷阳。

母亲推开卧室的门准备休息,正对上男孩的脸。冷不丁吓了一跳,母亲大叫。

你在干什么!

男孩眼神空洞,直直的盯着母亲的眼,仿佛要洞穿一切。

我在等妈妈。

男孩说着哭出了声,伸手要母亲抱抱。

母爱真的可以战胜一切,恐惧,不幸,贫穷,孤苦……

母亲抱起自己的孩子,就像抱起了希望。他必须坚强,她还有孩子需要她!不管发生什么她都要挺下去!这是她的使命!也是全天下母亲共同的可怜但无悔的坚守。

我为她们,致敬。

男孩笑了,笑的很甜很甜。是那种甜到发腻的甜。

过了好一会男孩睡了,母亲放下男孩坐在床头深思。

难道这一切真的他姐姐干的?为什么走了还不消停……

母亲这样想着泪却不住的在流。手心手背都是肉,割了那块都很疼!

母亲越想越伤心,她不能失去这个孩子!面对着空气母亲骂了很久,她听说这样骂死去的人可以赶走她们。

可……真的可以吗?过去了那么久还是出了那么多事。难道她非要至弟弟死地?一切让母亲惆怅。

难道活人还不如一个死人?多像如今世道。

天渐渐晚了,母亲就那样想着想着合上眼睡着了。

母亲做了一个梦,梦里姐姐要杀了她!她喊弟弟,没有了弟弟,只有姐姐,姐姐的眼睛好可怕,死死的瞪着她,瞪出了血……血一直流……一直流……

啊!不要!

母亲大叫着醒来,却发现只是场梦。转身看孩子一双眼睛正撞上她!

啊!

母亲吓的大叫一声发现是男孩醒了。男孩楞楞的看着母亲却不说话。以为男孩受到了惊吓,母亲立刻给他穿衣下床。

母亲决定了,拆坟!不能再这么下去!她们会疯的!

雇了几个人做好了一切,母亲带着男孩来到了姐姐的坟旁。

孩子,别怪妈妈狠心……

母亲跪倒在坟前痛哭,男孩呆呆的站在一旁不说话。

开始挖了,沙坑的土是比较好挖的,常年湿润。母亲也远远的站着,她也在担心挖下去,会出现什么……

雇员正在动工,一个男子突然出现。

你们在干什么?!不要命了吗?!

男子大叫,警告他们不准动工!径直走到母亲和男孩身旁。

你如果不想死就听我的。

男子说。

母亲认出是当年救了男孩的男子,记得他还想要自己的孩子!这次又来阻止挖坟母亲想他又会耍什么阴谋诡计。

你来干什么?我挖我的坟和你有有什么关系?

不想死就给我停!

男子厉声说道,母亲被吓了一跳。这时的男孩眼睛瞪的滚圆。

男子看着母亲身后的男孩,一把揪了出来。他知道一切都是这个孩子搞出来的!但不出所料母亲根本不相信他的话,只不断的警告他把孩子还给她!

争吵无休无止,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雇来的工人早已罢工,各找各家了。

夜来了,一切似乎突然安静了。

男子,母亲,男孩,三双眼睛不约而同的转向沙坑。

裟裟……一个声音从姐姐坟墓那边传来。

男子仰头看天,月高夜黑,今天是十五!他的神经也绷紧了!这个声音怕是凶多吉少!

姐姐……

这时候男孩突然兴奋了,喊着姐姐就往沙坑跑。母亲急了,伸手去拦却不知扳倒什么一下倒地了!男孩喊着姐姐跳进了沙坑

男子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回更难办了!

他从包里拿出了几张纸钱和糯米,迅速把糯米撒开,拿出火机点燃纸钱。这时的沙坑动静更大了,男孩的声音已经不见了。

一切做完,男子拿出了一把木剑,又掏出一瓶暗红色的液体喷了上去。

我要你们都死!我要你们都死!

彭!

沙坑爆裂了!一个女孩站在那里!男子持剑刺向女孩,女孩一个转身轻松的躲过,又一个反手掐住了男子的脖子!

我要你们都去死!

女孩狰狞的面空瞪着男子!男子大叫。

我幸幸苦苦那么多天的成果想要害死我,想都别想!

说完一个举手从背后把剑刺向女孩,女孩猛的疼痛一把把男子摔到一边。

男子迅速爬起来准备再战却不知被谁从前面击中了头。就再也没有爬起来……

有些摔倒是再也爬不起来的。

你说什么?沙坑死人了?

一个村民说。

是啊,一个男的一个女的还有个小孩呢!

另一个村民说。

迎面邻村的牛大爷扛着锄头笑哈哈的走了过来。

你们不知道刚才我带我儿子来,一个小孩抱着树,整个人都在树上让他下来他不下,还说是他姐姐把他绑到树上的。

现在的孩子,伤不起啊。

两个村民惊呆了,如果没错,是那个男孩但昨天不是死了吗?!

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有些人活着,其实已经死了。

思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

远处传来数不清的嘲笑……

哈哈哈哈,姐姐……把我绑起来吧。

嘿嘿,好啊!你过来!

欢乐诡异的声音不住的再回放……

作者寄语:这里是有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一个女孩喝毒药死了。因为太年轻她妈妈就把她埋在坑边。没想到占住风水了,她的弟弟因此每次走到哪里就走不了了。最后挖出女孩尸体,竟然和埋之前一样!!故事,你真的在看吗?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