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带头大哥告别钢市一个钢贸黄金时代终结钟祥

发布时间:2020-10-19 01:40:42 阅读: 来源:喷枪厂家

在“信贷危机”和“近乎崩盘的钢价”双重夹击下

顶峰时期,上海钢贸行业有21000多家钢贸企业,60多个钢材现货交易市场,如今剩下的已经寥寥无几。

坐在那间宛如私人会所般宽阔奢华的新办公室里,昔日上海钢贸圈儿赫赫有名的“带头大哥”张扬(化名)最不愿意提起的是有关“钢贸”的话题。从这间位于8楼的新办公室里向外望去,不远处那个15年前由他亲手创建的钢市已似西下残阳,转让给了其他人打理。在张扬看来,这一次跌入谷底的钢市恐怕不是三五年坚守就能挺得过来的。

提起钢市除了摇头还是摇头

“位于松江的这家钢市已经转手给别人了。”这大概是整个下午张扬说出的唯一一句跟钢市有关的话了,但就是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却让作为记者的我和一位与其关系紧密的朋友林森(化名)为之大吃一惊。

历来行事低调的张扬或许是圈儿里最本分的钢贸商了。林森告诉商报记者,“从事钢贸生意,创建钢材交易市场,提供担保,这些事情都是围绕钢贸,张扬样样都做了,但是他却能在信贷危机中独善其身,因为他只想老老实实地做好钢贸生意。”

2011年钢贸信贷危机爆发,2012年钢贸商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彼时的张扬在接受本报专访时曾呼吁,“这一次的信贷危机甚至比2009年金融危机时还要严重,银行如果继续收贷,那么钢贸行业就将面临资金链断裂的系统风险。”

果然如其所料,2013年成为钢贸史上最黑暗的一年,这一年信贷危机几乎冲垮了整个行业,而当时占据上海滩钢贸大约70%市场份额的“周宁帮”则一度被描述为“全军覆没”,上至钢贸大佬,下至普通钢贸商都倾家荡产,被追债、被起诉。

然而,信贷危机并没有影响到张扬本人,只是他的钢材市场受到了间接冲击。“这两年为了支持贸易商渡过难关,钢材市场里的店面租金等费用一直没有收,但是市场不仅没有起色,反而一跌再跌。”林森感慨地说。

坐在沙发对面的张扬,比起一年半以前看起来有些消瘦,但气色明显好了很多。彼时无论采访还是闲聊,张扬在约三十几平方米的办公室里总是有人拿着等他签字的文件进进出出。然而,如今在这间上百平方米的新办公室里,除了清净就是清净,谈论的话题则绕过“钢贸”,在普洱茶与武夷岩茶之间徘徊。

几次试图插入有关钢贸的话题则都被其他话题给挡过去,而当记者终于问出一句“您怎么看最近三五年之内的钢材市场?”时,张扬则勉强地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对于钢铁行情,张扬显然已经不再看好。

钢市“黄金时代”正走向终结

“连这么本分的钢贸人都把市场交给别人打理了,钢贸行业真的好不了了。”林森如此笑谈。

事实上,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同,彼时钢贸行业虽然也遭遇一定程度上的信贷收紧和市场需求下降的客观环境,但是始自2011年的这场信贷危机在经历了两年多时间之后,尚未平复,却又遭遇全球经济滑坡,特别是国内市场需求的严重萎缩,以至于钢材价格跌跌不休。

据悉,是最终的“信贷危机”和“近乎崩盘的钢价”令原本正走在阳光大道上的钢贸行业陡然走向了下坡路。2000-2009年的10年钢贸“黄金时代”在经历了近5年的拖延与挣扎之后,正走向终结。

根据上海法院网公布的开庭公告,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12月份,涉及钢贸的诉讼大约为200件。而在此之前的第三季度里,上海每月关于钢贸的诉讼要高达300余起,涉及20余家银行,包括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乃至村镇银行和外资行六类银行。而2014年一季度,此类案件每个月的数量大约不超过200件。

悲催的是,伴随着这些此起彼伏的钢贸诉讼案,钢材价格则走出了奇葩的单边行情。

“与往年钢价呈现波浪运行的特征有所区别,2014年的钢材价格基本表现为单边下行的运行态势。”“我的钢铁网”分析师王蓓说。

在王蓓看来,钢价走出这样的单边行情,有多方面原因。

一方面,由于当前中国处于经济增长速度换挡期、经济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新常态”状态,经济增速有所放缓,资金空前紧张;另一方面,国内钢铁企业投产热情高企,产量再创新高,而钢铁下游行业需求增速在宏观经济增速下滑的大背景下进一步放缓,供求矛盾长期困扰钢铁行业。此外,占钢铁生产成本相当大一部分的铁矿石受产能集中释放影响,矿价大幅下跌,使得钢材成本进一步下移。最终钢材价格节节下滑,创下近10年以来的新低。

在从业20多年的过程中,张扬也经历了钢市的起起落落,为什么昔日如此坚守钢市的他也开始动摇了呢?引用行业内人士的话说,“除了信贷,更重要的是悲观的基本面。”

王蓓认为,宏观经济大的背景已经为未来钢市做了最悲观的预期。她说,世界经济继续缓慢增长,美国经济复苏态势较为明朗,但欧盟仍面临经济陷入通缩的担忧,日本经济在安倍经济学刺激后也开始出现降温。新兴经济体增速明显放缓,中国经济处于“三期叠加”的经济增长转折期,其他新兴经济体也同样面临着国际经济放缓与自身经济结构调整的双重考验,经济增长出现减速。在这样的背景之下,2014年中国钢铁行业举步维艰,行业利润微薄。而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很难说钢铁业会有大的起色。

爱驾驶宝马的周宁人今非昔比

之所以被称为“带头大哥”,是因为张扬是最早到上海打拼的周宁人之一。与此同时,张扬在上海福建商会和周宁上海商会中担任要职。

在钢贸诉讼案远未了结、钢市跌入谷底的背景下,钢材交易市场的人气已经降至冰点。走进市场,过去货车排队领牌子进去运货的情景早已经成为历史,如今已经鲜有货车进出,而在堆场里,过去堆得如同一座座小山般的螺纹钢和线材也都不见了踪影,只能看到少量的钢材和一、两辆货车。而堆场周围一间间的店面也有大约三分之二大门紧锁着,另外三分之一的店面里则时常看到妇女和儿童进出。

顶峰时期,上海钢贸行业有21000多家钢贸企业,60多个钢材现货交易市场,如今剩下的已经寥寥无几。在一家大型现货钢材交易市场,当年入驻的钢贸商有500多家,还有大批钢贸商因没有摊位而排队等候,一“席”难求;现在,显得冷冷清清,空空荡荡,入驻的钢贸商已不足百家。与当年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的旺盛情景相比,如今市场萧条、无人问津的景象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在市场里转转,还会发现一个细节——过去市场里停放的绝大多数都是宝马车,而如今不仅车辆少了,像宝马之类的豪车也无处寻觅。生意人爱宝马,之前从事钢贸的周宁人发了财也都换了宝马。

钢铁行情最好的2007年前后,记者曾有幸参加周宁上海商会的一次会议,当时会场门口停车场里满眼的宝马堪称一景。据说周宁流传着一个真实的故事,宝马公司曾调查宝马车在中国的销售情况,结果发现集中度最高的购车身份证都以352230开头,宝马中国区总裁专门到身份证所属地周宁进行调研,一看竟然是个偏僻山沟里的贫困县。

跌宕起伏的钢材市场行情背后是钢贸商命运的沉浮。在上海从事钢贸生意的企业中,周宁籍企业占了大约七成以上。往年到了这个时候,必是周宁人欢聚的时刻,然而,直到现在,关于周宁上海商会的年会都没有任何动静。

据了解,周宁上海商会到目前为止最近的一次会议是在2014年1月11日举行的七届三次会员(代表)大会。当时有包括福建省驻沪办,省商会,宁德市驻沪办,周宁县委政府、政协、统战部、工商联,县驻沪办领导,商会顾问、商会领导、会员代表等在内的大约160多人出席。

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转眼一年过去了,已是另一番光景。“人都找不到了,还开什么年会?不要说周宁商会的年会了,恐怕今年连福建商会的年会都不一定会开了呢。”张扬的一位老乡感慨地说。而周宁上海商会的官方网站也从2013年11月以来再没有更新过。

转型还是转行是一个难题

从2011年钢贸信贷危机爆发,到2013年信贷危机的泡沫彻底破裂,“钢贸行业,正如下山的火车,呼啸而去,大片企业倒闭丝毫不足以耗尽它巨大的惯性。”一位媒体同仁如是说。2014年,对于钢贸商来说,除了跑路的、面临诉讼的,剩下的人大部分都正渐渐远离这个行业。

“钢铁行业效益不好,现在并不是新闻,钢铁主业处于亏损状态已经持续了二三年的时间,在中国经济新常态的大背景下,钢铁行业已提前进入‘新常态’,更多的人面临转行或者转型。”有分析师说。

对于转型,很多人想到的是钢铁电商,然而,在行情急转直下的背景下,钢铁电商与传统交易模式相比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在不久前,某钢铁电商都曝出了要转行卖家具的消息。

要转型的不仅是钢贸商们,钢铁企业已经在转型,而钢铁企业转型力度的大小直接影响着钢贸商转型取得收获的多少。

一位钢铁企业宣传部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钢铁企业营销模式创新已经如火如荼地发生着而且不可回避,如今钢铁企业对从生产制造企业向生产服务型企业转变已形成共识,认为优化资源链、做强物流链、做长产业链才是出路。

“之前一些钢铁企业往往通过低价倾销的恶性竞争手段抢占市场,从而使整个供应链陷入价格波动,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了。现在我们是从被动服务转变为主动服务,是从实现自身利润最大化向实现客户价值最大化转变,这是我们打造服务型钢铁企业的策略。”那位负责人表示。

“说实话,其实大家都想转,关键是不知道怎么转,就算转行或者转型,拿什么转?尤其是在这行深耕多年的企业对寻找未来出路很迷茫、很无力。”钢贸商老陈说。

陈老板做了一些规划,“比如,注重开辟终端市场,走专业化营销路线,直接把货物从钢厂发往客户需求的地方,以减少物流运输环节,同时把配送加工和装卸整理一体化做起来,做到为终端用户提供多功能一体化综合服务。”

“除此之外,还要与钢企建立和谐友善的合作关系,争取最大优惠,稳固资源货物渠道,增加重点钢厂的订货量,和钢企一起拓展市场,建立新型的合作关系。”陈老板进一步阐述道。

但在张扬看来,钢市恐怕不是三五年坚守就能挺得过来的。在告别钢市之后,张扬到底会选择转行还是转型也不得而知。不过,他这座位于松江的新办公楼已经有部分楼层出租出去了,其中一家进驻的企业属于金融行业。

相关链接

盘点2014年钢贸五大关键词

2014年,钢贸行业在严冬中艰难前行,2014年是让钢贸商深感忧郁和忐忑、缺少欣悦和惊喜的一年,经济增速放缓、钢材价格阴跌、钢材市场萧条、商家屡遭淘汰……辞旧迎新时,盘点2014年的市场行情,有五大关键词值得关注。

最受关注的词:新常态

新常态是2014年钢贸商最关注的关键词,应对新常态下的钢材市场大环境,创新经营理念,改变营销模式成为钢贸商2014年的重要任务。

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钢铁业和钢贸业也随之进入新形势。这既意味着我国经济增速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从注重发展速度转变为注重发展质量,也意味着钢材需求随之减弱,供需矛盾将更加尖锐,同质化竞争更加激烈,资金将长期趋紧。

最热门的词:电商

2014年,钢铁电商平台呈现井喷式发展之势,成为2014年钢贸业的一道风景。

钢铁电商的迅速发展是环境所趋,在钢铁行业进入漫长“寒冬”、行业供求关系逆转,由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的情况下,传统贸易模式越发不适应市场需要,行业需要新的渠道以替代固有模式。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快速发展,以科技创新和电子商务为主的钢铁电商应运而生,钢厂、经销商、生产商、物流渠道商们不约而同地开启了一轮自下而上的产业调整之路,这也造就了钢铁电商在2014年的空前繁荣。

最揪心的词:低

低需求、低价格、低效益……2014年,钢市分析中亦频频亮相这些字眼,一个“低”字贯穿2014年钢市,给钢贸商带来的却不仅是一个“累”字。

“低”主要原因是今年钢价下跌幅度之大,下跌时间之长,钢材价格之低是以往几年无法相比的。不仅如此,原料价格也不断下滑。

此外,房地产业亦不景气。2014年上半年,房地产业在宏观调控下持续降温,楼市几乎进入冰点。之后,各地掀起多轮取消或松动“限购”潮。在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也只字不提“房地产调控”,中国楼市调控“去行政化”趋势显现。2015年房地产业拉动钢材需求的动力有多强还未可知。

最贴近现实的词:难

“现在不比从前,买卖钢材赚钱难呀!苦干了一年,赚不到钱,甚至还亏本。”不少钢贸公司在年终盘点时,心头真不是滋味,怎么也兴奋不起来。不仅钢贸商向工程建设单位垫付资金,承担货款利息的情况比较普遍,资金链脆弱,给银行打工的情况也比较普遍。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有关人士表示,尽管原料成本下降,但钢材价格回升乏力,行业或将由微利时期进入零利润时期。

最明确方向的词:转型

2014年,钢铁流通行业被迫转型,而转型也成为2014年钢贸商最明确的一条路。

不转型的钢贸商就意味着被洗牌、被淘汰。2014年钢贸圈里,一批批钢贸商在金融危机、信用危机、生存危机的漩涡中消失了,重复质押、骗取贷款、资金链断裂、资不抵债等问题最终让他们不得不退出钢贸圈。如今,仍坚守在上海钢贸行业从事钢贸的企业已不足当时的一半,大批钢贸企业在洗牌的大浪淘沙中被淘汰。

可见,对钢贸企业来说,转型创新是“华山一条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正如一位钢贸公司总经理所说的那样:“如今做钢材买卖,用老一套的模式不行了,不转型创新,去适应环境变化,只能被淘汰出局!”

上海钢贸商会某副会长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转型期,那么“钢材低需求、钢价低价位、钢贸低盈利”将成为钢铁流通业的“新常态”,要适应钢贸业的“新常态”,钢贸企业必须转型,必须创新。目前钢贸行业中已有一批钢贸企业进行转型,取得了较好成效。

西安搬家公司哪家好

商品售后服务认证

电瓶叉车

日立变频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