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喷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实名制之下成都卡串串利润薄多转战网络【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22:28:04 阅读: 来源:喷枪厂家

过去,生意好的“卡串串”一年收上百万元的购物卡问题不大,赚钱也多

但由于实名制和竞争激烈,收卡利润越来越薄,大量收卡人转战网络,一些收卡人甚至考虑转行

32岁的徐国伟(化名),如今正考虑着,是不是应该转行了。作为靠回收购物卡再转手赚差价的“卡串串”,他觉得前途渺茫。“这个行业能干到老么?”走下公交车,徐国伟淡淡地说了一句,“有可能去开个餐馆吧!”

在购物卡实名制之前,常常有许多倒卡人活跃在商场内外,向来逛街的人收售购物卡。消费的旺盛,推动了收卡行业的走热,收卡人的生意也十分火爆。由购物卡串联起的一条灰色利益链愈发壮大,处在链条上的商家第三方发卡机构消费者“卡串串”各得其利。

然而,2011年5月底,中国人民银行监察部商务部等七部委共同推出的《关于规范商业预付卡管理的意见》正式执行,商业预付卡进入实名时代,曾经炙手可热的购物卡利益链开始发生变化。

本期财侦局,华西都市报记者为您揭秘实名制为成都购物卡回收产业链带来的变化。

网络倒卡大部分收卡人已转战网上

要找到愿意透露行业内幕的人并不容易。近两周来,华西都市报记者以转让购物卡为由,与不少收卡人取得了联系,然而,他们只会谨慎地说:“啥子卡?”“xx商场xx折”“哪里交易?时间地点?”除此之外,不会多讲。

辗转多人,QQ上写着“诚信生意老实做人”的徐国伟,表示愿意向记者透露更多的信息。

近年来,大部分收卡人都转战到网上,只剩下极少数仍在商城门口抛头露面。徐国伟告诉记者,商场门口的那些收卡人,“是一捆的”,收卡给钱找买家,每个人分工明确,抗风险能力更强。而活跃在网络上的收卡人,大多是“单兵作战”,面临更多风险。

“不守信用的骗子太多了!经常约好了时间地点,总会让我们空等。”一位周姓收卡人说,因为要交易,身上通常揣着几万元现金,担惊受怕。

然而更让散户收卡人们担心的是,碰到“专职骗子”。“前不久,我听说有一个同行碰到了克隆卡,带起现金去的,被骗了4万多!”徐国伟说,网络收卡人交易过程中比较被动,一个人应对也容易出问题。

这样的例子仅是个案,不过也提醒了像徐国伟这样的“散户”,不得不在交易的时候时刻防范。

“有时候我会先去商场验卡,验完直接去银行交易,一般来说银行有摄像头,一旦碰到克隆卡,报警了还能有线索。”徐国伟说。

购物卡市场写真

市场规模

在成都,与倒卡相关的人不下100人,以平均收卡60万元计算,市场规模达6000万元。

赚钱模式

大多数倒卡人以95折买进购物卡,再以95.5或者96折转手,赚取差价。

行业现状

以前,一年收卡金额可达一百多万元,而现在只有过去的一半,大部分人转到网上卖卡。

行业前景

谁都知道这个行业到了“秋天”,不转行就只有等“冬天”来临。

利润微薄回收50万仅赚4000元

为何大量倒卡人转战网络?徐国伟说,这和倒卡的利润大不如前有关。

“我春节期间回收了50万(购物卡),但只挣了4000块,利润太低。”徐国伟说,以95折买进购物卡,再以95.5或者96折转手,赚取中间的差价。

对于生意越来越差的原因,徐国伟说,管理越来越严,以前购物卡可以是礼品,现在不行了。前不久看到电视上报道“倒卡的人开奔驰宝马”,“我听到这个,觉得好想笑哦!”徐国伟说,如果真能买这么好的车,还做这行干嘛?!

他告诉记者,一般来说,春节旺季过后的上半年几乎没生意,下半年逢节假日才稍微好一点,但也好久“都不开张”。实名制之前,市场上流通的购物卡数量和金额都比现在要多。“那时候生意好的人,一年收卡金额可达一百多万元,而现在只有过去的一半。”

随着干收卡的人越来越多,再加上去年商业预付卡实名制的影响,收卡利润越来越薄。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人都是兼职收卡。

交易风险10万购物卡一夜亏掉4000元

网络收卡人和商场门口的收卡人,在报价上存在很大差异。以目前市场上最好收的某商场购物卡为例,网络报价为95折,而商场门口的则是92折。

一位熟悉收卡市场的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商场门口的收卡人92折回收,看起来利润更高,但由于收卡给钱打通关系的人层层分利,每个人的利润有限。”而网络收卡人转手环节少,也能赚到钱。

但市场竞争的激烈,让徐国伟深有体会。“每个人收什么价格,都在网络上有公布,稍微价格低一点,客户就不来了。”他说,竞争激烈,价格也经常变动,有一次他一夜亏了4000多元。

当时,一个单位转让10万元的购物卡,徐国伟收的价格是94折。当天晚上因事没有及时出手,到了第二天,这卡就没人要了,最后只能以9折卖出。

“像炒股一样,购物卡回收市场也有涨有跌,卡不能压在手上,当天买的卡当天出,越快越好。”徐国伟总结说。

何去何从

市场缩一半留还是走?

是谁在这些“卡串串”手上买卡?一位易姓网络收卡人告诉记者,“有的卡全国都可以用,出售渠道不成问题”。而对于购物卡流出去的渠道,他笑称“这就是商业秘密了,我们就是靠这个吃饭的。”

那么成都的回收产业链,撬动了多少资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粗略估算,在成都,与倒卡相关的人不下100人,而生意好的人每年能收上百万元,少则能二三十万元,平均以60万元计算,也有6000万元的规模,而在没有实行实名制前规模几乎是现在的一倍。

“要我完全放弃这行,还真下不了决心,毕竟有数年积累,每个月也能挣两千多元,但谁都知道这个行业到了"秋天",不转行就只有等"冬天"来临。”临到采访结束徐国伟对自己的去留仍未答案。

《关于规范商业预付卡管理的意见》主要内容

1建立商业预付卡购卡实名登记制度:

对于购买记名商业预付卡和一次性购买1万元(含)以上不记名商业预付卡的单位或个人,由发卡人进行实名登记。

2实施商业预付卡非现金购卡制度:单位一次性购卡金额达5000元(含)以上或个人一次性购卡金额达5万元(含)以上的,通过银行转账方式购买,不得使用现金。

3实行商业预付卡限额发行制度:不记名商业预付卡面值不超过1000元,记名商业预付卡面值不超过5000元。

电信大数据外呼

联通大数据精准营销平台

信托公司管理办法

相关阅读